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

哇!摆喜宴咩?

话说当年,每逢有乜新戏上映,姑姐都会向她公司攞赠卷。两家十多人,两辆车,星期六赶夜场。

讲起间戏院都几出名咖!鬼故一箩箩。有啲似乎过份夸张,听完笑下就算。有啲似曾相识,讲起有啲印象?我都好似系道睇过咁咯嘢喔?总言之,讲到呢间戏院的男厕。。个窗口,系对正个山坟,而且啲墓碑,距离个窗口仲系好鬼近。(唔到十尺呱?)在靓女城就无人不晓!女厕啲。。我就唔知咯?等我妈给我入去先至讲给大家知。

完场后,回家途经当时靓女城唯一的大医院。系医院后的小路,路边有好几棵十条友仔都抱唔完的榕树。夜晚漆黑,条路又无街灯。坐后座望出车外,啲情景都几阴森恐怖兼嚇人咯!有时遇到啲白衣天使放工,步行番宿舍,啲白影系远处飘啊飘咁。唔为意仲以为睇到啲嘢? 夜晚系极少车辆经过呢处咖!

一路行我就一路睇,我睇到左边有处好多人,聚集系一起,行来行去,好似好热闹咁?啲情景就好似人地摆酒席咁!呢道几个,个道几个。人头涌涌。

哇!咁夜仲有多人喀!个个都着白衫喀,系咪摆酒叻?我问我妈。

哥!边道? 我妹回头望出车外,向我睇的地方探究竟。

没人喀? 我妹话。

坐前座的妈,忽然间好大动作咁转个头来,眼大大咁望住我。然后至同我讲。系呱?

睡觉啦!到佐会叫醒你。 坐我右边的姑姐话。

我想再望番去睇清楚啲,但车已驶过果个地方好远。

唔记得事隔几耐之后,姑姐同我讲番起呢件事。 我至醒起。

当其时我根本就唔知个间系医院。我睇到班友仔的地方原来系医院的停尸间外。

2 条评论:

花罗汉 说...

朋友,果日我都系度,你有睇到我嗎?哈哈

michael 说...

花罗汉,
下次见到,记得同我打个招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