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

楼梯间的小孩

细个时同阿爷一齐住。
系间二楼板建的中间角头店铺。我地住楼上,楼下系阿爷经营的咖啡茶铺。
每朝闻到咖啡香同埋啲炭焦味,我地就会自动起身。唔洗闹钟咯!

阿爷的咖啡茶铺曾经受过日本鬼子的洗礼。都算历史优久,有段故!
听阿爷讲。他细佬,即是我叔公。几乎人头跌落店铺边的空地。好彩閃过把日本刀。命大走脱了。

每晚饭后,阿妈就赶我同阿妹带埋细佬上楼。她就出外教补习。
楼上有个面积唔大的厅,我地就系处自己温书,摇‘沙龙’逗细佬睡觉。我同阿妹两个就必定要等到阿妈番来,温一轮书才准上床。阿爸通常都在楼下帮忙。

有好多次,我温书时,都会觉得有人摸我只脚,有时系拉。但系低头望枱底,又唔见有乜嘢?

可以肯定唔会系阿妹推我只脚,她坐另一张枱,要过来,我一定见到。

有次,又觉得有人摸我只脚一下,阿妹正摇着‘沙龙’逗细佬睡觉。我就唔为意咁起身,行到楼梯前的木闸,见到楼梯间转弯处,站着个唔认识的细路。楼下系咖啡茶铺,咁多人出入,见到个唔认识细路,好闲啫?

我仲以为头先系他摸我。我问几声,唔见他有乜反应,净系企系道,望着我。

阿妹问我同边个讲话?我转头答: 有个细路企系楼梯道!

答完转番个头。咦!唔见佐个细路? 我仲以为他走佐。

以后每觉得有人推我只脚,我就会行到楼梯前的木闸,每次都会见他企系楼梯道。我经已认定是他用咁喀方式来叫我。有一两次,系一两次呱?我叫阿妹过来睇下识唔识他?真系转个头,就唔见佐他。

某日,又系温书时,我闷到发茅。搞紧手指,挖紧鼻屎。
忽然间想起他。脑里浮现好多疑问?点解见亲他都系企系个楼梯转弯角道?点解他每次都系着到好似黄飞鸿同石坚咁咯衫?次次都系白衫?又唔讲嘢,又唔笑,又唔睬人,成碌木咁?又会咥声就唔见佐他?快到落楼梯又会无声?

个楼梯系木做,我地行上行落都会吱吱声。有时屎急走落楼梯,都会中阿爷闹,话个楼梯就来被我拆开。

太多点解啦????

有日,我无番学,姑姐又无番工。 礼拜日呱?
我爽爽咁同她讲起个细路。她好似好惊咁走去问阿妈,阿妈又走去同阿爸讲,阿爸又走去同阿嫲讲,阿嫲听佐唔出声。刚刚达婆(八到出汁,声大到九条街都听到)来饮茶。老实讲,我对她无乜好感。成日话我‘唔读好书,就去担屎咯!’。阿嫲同她系老死。即系死党啊!乜都讲,但系无一次我听得明。讲埋啲’自己顾自己‘啲潮州话。我知阿嫲系同她讲紧呢样嘢!

姑姐话阿嫲去问‘大圣爷’,个细路可能系啲‘邋遢’嘢!我想一齐去八下,阿嫲话唔够岁唔准我去。

当晚,咖啡茶铺就好早收铺。个个礼拜日都系咁咯啦!阿嫲话要拜神,唔准我出去,净系准我企系窗口睇。

阿嫲,姑姐, 阿妈同埋达婆(边会少得她果份)。将好大堆啲元宝搬出去咖啡茶铺边个空地。 一大堆元宝,奇形怪状啲纸扎嘢,饼啊糖啊,仲有个唔系好高的纸扎公仔。

见她们围住堆嘢点嗮蜡烛香。无几耐,就烧堆纸扎嘢。堆嘢一路烧,果个达婆就系处鬼杀咁吵,好似唱歌又好似讲嘢!但系我就唔知她讲乜鬼嘢?念经呱?

烧完堆嘢,见阿嫲同达婆托着个插香的牛乳罐,将它摆系个地主公旁。阿嫲话下次我地可以系道上香。
其实,我同阿妹都好仲意阿嫲拜神,次次拜完都有烧肉食。但系。。今次无囖!

见她们收工,我就问阿嫲究竟拜乜?她话果个细路系我五叔。舊时日本鬼打到来,五叔出世未满月就死佐。当时兵慌马乱又唔识啲禁忌,依家同他安佐个位。他应该安心唔会再搞我地。

讲落又似喔! 我无再见到他,我温书亦都无嘢摸我只脚。。。

呢件事我忘记佐好耐,个细路乜样都全无印象。如果唔系搞呢个鬼故部落,我可能都会完全忘记?依家挖得出来啲记忆,已系嗮呢道!

7 条评论:

Botak 说...

開張大吉!

二楼后座-isolation 说...

祝开张大吉。
咪搞,你也是近打人?
4张以上?
猜猜吓而已。
anyway,恭喜恭喜。

michael 说...

光头大驾光临。有失远迎!失敬!失敬!

二楼大师,莫非您本尊亦来至同处? 哈哈! 霸逻!

我故事啲地方/情节/答案,都系有迹可寻! 要估唔难? 有好多提到啲嘢,系三张以下都未经历过咯! 可能读到会有啲‘无厘头’? 有好多情节/描述依家已经没机会再睇到!

所以我要用广东话来表述先至够传神。

chongsiew 说...

開張大吉

michael 说...

Chongsiew,

欢迎赐教!

薰衣草夫人 说...

脚底好冻啊!

michael 说...

Lavenda夫人,穿上袜子,感觉会好点。 哈哈!

欢迎赐教!